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女厕淫虫
女厕淫虫

女厕淫虫

1996年8月,我和我爸爸坐在了北上的列车中。我超额完成了专科的指 标,考上了郑州一所不出名的企管本科专业。同行的是邻居小艳父女,她考上了 成都一所重点学校。她家是办厂的,属于中国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也很漂亮、 大方,很有豪门贵女的气质。上海转车后,他们坐上了卧铺,我和我爸爸是硬座。 
  「干什么呀?」在迷迷糊糊中,不满的女声传入耳中,是对面的两个女孩中 的一个。一个小青年正硬挤进女孩的座位,嬉皮笑脸的说:「挤一下挤一下。」 
  小青年旁边还站着几个人,好象是一伙的。我眯着眼睛看小青年把手放上了 女孩的大腿,然后女孩愤然而起离开了座位,只剩下里面的女孩了。
 
  小青年满意的朝旁边笑了笑,靠上了里面的女孩,继续他的攻势。女孩向我 们看了一眼,无奈的挪了挪。小青年的手在女孩腿上摸索着,一会又把想离去的 女孩拉回座位。我闭上眼睛,不敢再看,只听着女孩低声的抗议。不知过了多久, 邻居过来让我去睡一会。此时小青年的手已放在女孩的衣服里了。
 
  小艳背朝外睡在上铺,露出一大截雪白的肌肤和少许粉红的内裤;绷紧的屁 股清晰的映出内裤的线条;如起伏的山丘般,高臀、低腰形成柔和的落差。看着 她美妙的曲线,一股自卑感油然而生。可以说我和她渊源颇深,我的名字就是他 爸爸起的。我从小就喜欢她,无奈心理差距太大了。唉!
 
  进学之初,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不求高分,但愿及格;不愿考研,只 求毕业。」基于这一点,我的大学生涯还是挺多姿的。
 
  我们班31人,女生六个,典型的工科班。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发泄喷薄欲 出的精力,我加入了足球队。(当时经常在工大踢球的同好肯定认识我。)到了 大三,看着别人出双入对的,淫虫逐渐取代了我大脑的思考功能,再加上内心深 出的自卑感,终于……
 
  酒后的我昏昏沉沉的登上一辆公交,但是前方并没有方向。啤酒经过肠胃的 过滤,积聚在膀胱,于是我下了公交找厕所。原来到了会计学校。
 
  厕所在三楼楼梯边,刚好是上课时间,来往的人很少。无精打采的我正看着 耷拉着脑袋的小弟弟时,一阵脚步声消失在隔壁。女厕所?偷窥?
 
  我估量着形势:空旷的走廊,回荡着阵阵教室里传出的话语声,楼梯也很安 静,看时间离下课应该还有一会。我怀着跳到嗓子眼的心脏挪到女厕所门口,快 速的探头扫了一眼。和男厕所一样,都是蹲坑,相互之间用水泥板格开,但前面 并没有任何可遮掩的物体。最里面有个女孩,头放在膝盖上蹲着。
 
  太容易被人发现了。但是仅仅用下身思考的我壮着胆子猫了进去,蹲在女孩 面前。女孩没反应。
 
  天哪,这就是阴部?和我见过的以及先前想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因为女孩 双腿叉开,整个阴部包括大小阴唇甚至里面的褶皱都一清二楚。可能年纪不大的 缘故(这是中专学校),阴部毛不多,稀稀疏疏的散布在大阴唇边上。颜色不好 看,整个阴部呈现一种暗暗的肉红色。更为奇特的是,大阴唇上居然有一颗黑黑 的痣。
 
  丑陋!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但无论如何还是让我激动无比,我甚至能听到自 己嗤嗤的的呼吸和碰碰的心跳。我不敢再看下去,慢慢的挪出女厕所,逃离了会 计学校。
 
  我所在的学院是教住同楼,一楼住着成教的女生。后面是小院子,可以晒衣 服。课间望着窗外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衣服,不禁一阵激动,何不……
 
  趁着夜色,我溜进后院。果然还有一些没有收走的衣服。避开窗户里泄露的 灯光,我找到几条内裤。哇,似乎内裤上还残留着女体的芳香。找到一个阴暗角 落,掏出硬梆梆的宝贝,用内裤裹住一阵搓弄。这是曾经包过阴道的内裤,我想 象着正把自己的阴茎插入内裤的主人,在欢叫声中把一股浓精射入主人的阴道。 
  完事后,我把弄脏的内裤挂回原处,带着剩下的几条回到寝室,趁着没人的 时候又用嘴巴、鼻子、眼睛狠狠的意淫了一翻。
 
  卧谈会上,我问:「你们知道男女内裤的区别吗?」经过一阵笑骂,没人可 以正确回答。不知各位同好能否回答。
 
  虽然第一次偷窥感觉不是很好,但我还是喜欢上了这种危险的游戏。我又潜 回会计学校。
 
  这次就没那么走运了。我刚走到女厕门口,想不到就出来一个女的。我呆了 一下,顿时一个头变两个大。我硬着头皮转身走进了隔壁男厕。憋出几滴尿后, 我又走出男厕。没想到那女的还站在厕所门口(看样子好象是老师)。我努力的 镇定自己,装作新来的学生,随机应变的回答了她的提问,最后她说:「以后不 要乱串了!」就走进了旁边的办公室。
 
  我抹了一把冷汗,今天是看不成了。二楼的窗户边站着一个女生,名字记不 起来了。我还是把自己当作新生,和她聊了起来。我说我是浙江的,父母到郑州 来工作,就到这来上学。她说现在是体育课,在这儿休息一会。渐渐的,担心走 了,色心又起,决定再冒险一试。
 
  三楼是不敢去了,不知道四楼是什么样子。四楼只有一个大教室,有人在上 课,其他都锁着门,看来环境比三楼好多了。和三楼的女厕所一样,前面也没有 挡板。可能少人上的缘故,地面很干燥也很干净。我躲到男厕中守株待兔。 
  不多时,一阵脚步声消失在隔壁,看来上课还是比较自由,方便了学生也方 便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走进了女厕。女孩蹲在靠门的蹲坑上,手里拿着一 卷纸,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惊讶的望着我。
 
  我和她注视了一会,看她也没什么反应,就蹲在她对面盯着她的阴部看。坑 里有一些大便。她的阴部比先前看到的好看多了,颜色淡淡的,阴毛也很少。因 为距离远(大概有两三米吧),看不大清楚。
 
  「干啥呀你?」带着浓重的河南口音,小女孩颤抖着轻声问。我明白了,她 也不敢声张。我一不做二不休,蹲着挪到她身边。阴毛上还沾着几滴便液,闪闪 发光。可能吓傻了吧,她的腿还是张的大大的,小阴唇清晰的展现在我眼前。褶 皱不多,但整个都湿湿的,几根阴毛似乎忍不住诱惑,粘在湿润的阴唇上。 
  小女孩还是没什么反应,依然看着我,眼里带着一丝惊恐。我努力在紧张中 表现出一点和蔼,以缓解她和我的情绪。我一只手轻轻横放在她的膝盖上,一只 手捞向她的下身。中指轻轻滑过她那湿软的阴唇,一种奇异的快感向我的阴茎积 聚。阴蒂呢?中指在应该是阴蒂的地方揉了揉,没感觉。继续向下滑。在我手指 的抚弄下,小女孩的屁股轻微的摇动着。
 
  我估摸着她的心思,是害怕?紧张?兴奋?还是兼而有之?我决定她一露出 反抗的姿态立马就夺门而逃。
 
  一个深陷进去的地方,犹如一条小溪的尽头——深塘。中指试探着潜入深塘, 塘水是如此的温暖,嫩滑。突然,她拉住了我的手,眼里露出哀求的神色。 
  蹲坑比地面高出一掌,我要抬起头才能望着她,造成一种我乞求她的姿势。 
  或许是这种姿势使她放松了警惕,当我要求她起来时,她居然出乎意料的听 话。
 
  她不敢看我,自己擦了小屁屁,正想系裤子时我冲上去把她呀在墙上,用嘴 巴捂着她的嘴。她双手使劲推着我,摇着头想甩开我的嘴。我的下体紧紧的顶着 她,不停的摇晃着屁股摩擦着。
 
  能量在积聚,来不及将阴茎掏出裤裆,阴茎就一阵酥麻,在她的抗拒中,我 把无数后代喷在自己的裤裆里。她也似乎感觉到什么,安静了下来。
 
  我慢慢的离开她,退到门口时,转身逃离了会计学校。我不敢直接回学校, 就在街上胡乱转悠,心里阵阵后怕,想想自己胆子也真太大,琢磨着小女孩为什 么不反抗。如果说纯粹是吓傻了也不象,毕竟她的眼神还很清晰。最后自己得出 结论:不敢声张加内心愿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