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疯狂冲刺的男人
疯狂冲刺的男人

疯狂冲刺的男人

早上九点,龙腾山庄剪彩仪式正式开始,一身盛装的田浩与刘局长等人一起,在龙腾山庄一个老总的引领下,到了铺着红毯,嘉宾满座的剪彩现场。这种场合,方娜站不到台面上,只能坐在嘉宾席,可是看着台上站在田浩身后的方航,却怎么看都觉得刺眼。

  穿着华丽旗袍装的叶薇主持着仪式,看着站在台上美艳不可方物的主持人,方娜心中升腾起一股怨气,昨夜她已经知道,眼前这个性感的女人,竟是秦书记的情人!同样是圈子里的,凭什么你能不参与圈子的游戏,而我却要被践踏?嫉妒的种子开始在方娜心中生根发芽。

  整个仪式,方娜别的没有注意,但田浩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她的眼底。在麦克风下侃侃而谈的男人,在人前温文尔雅,举止得体的书记秘书,自然也是今天所有人眼中的焦点,这样的男人,真的值得自己托付?他真的可以让自己有明天?自己跟他只不过有露水之缘,而且还是在方航的授意下,那他为什么要自己成为他的人?方娜正想着,方航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贵宾席,把方娜拉到一边僻静无人的地方,小声对她说道:「待会儿,你去一趟刘局长哪里。」「什么?」

  方娜惊叫一声,不敢置信的看向方航。

  「你小点声!」

  方航紧张的往周围看了看,见没人注意,这才继续低声说道:「刘局长点名让你去,他有些话要跟你讲,都会跟我有关系!」方娜闻言心中一惊,低声问道:「你都把我送给他一晚上,他还能有什么话,非要我代为转达给你?」「秦书记那边,似乎要有大动作!」

  方航脸色有些难看,方娜能够听出他声音里低落的情绪,「但刘局不肯跟我说,说要你去他才说,而且他只说给你一个人听!」「事情恐怕跟我接下来升迁有关系,娜娜,算我求你,再帮我这一次,等我……」「我不去!」

  方娜斩钉截铁拒绝道:「方航,你真当我是妓女了?」「方娜!」

  方航这时候也加重了语气,「真当给你脸了!你自己想想,你弟弟的房子贷款,还有你母亲每个月花的钱,那事都已经做了,你难道还想做回处女不成?」「你……王八蛋!」

  方娜眼圈儿都气红了,泪水盈盈,咬牙扭头就走。

  「你要是不去,后果自负!」

  方航森冷的声音在方娜背后响起,她脚步顿了顿,又毅然决然的朝远处走去!

  「贱人!什么东西!」

  方航恼火的踢开脚下一颗石子,不过当他注意到方娜走的方向,不是山庄外,而是刘局长下榻的地方,脸上终于露出得意的笑容来。如方航所想,方娜不敢一个人就这么离开,只是刚刚,她没想到自己答应了做方航的情人,却让自己因此陷入到这样一个魔窟当中,那个田浩真的能帮自己脱离苦海?方娜犹疑着,慢慢朝前走着,直到前方没了路,这才发觉,自己居然不知不觉走到了刘局长门前,我不能赌,也赌不起!方娜苦笑着推开了面前的房门,然后进门后看到的情景,几乎让她没直接脚软跌倒在地上。

  老俞和宋词正在阳台的落地窗前火热的接吻,搂抱交缠在一起,马台长,林部长站在门口,赤裸着身子,一前一后夹着同样赤裸的李丹妮,把她下面的阴道和肛门塞得满满当当,疯狂的挺动,郑淑文与何盈丹此刻则都穿着抹胸裙子,趴在床上,凑到光着下身躺坐的刘局长阴茎前,用小巧的舌尖舔舐着刘局长挺拔的阴茎,两女配合无间,已经涂满口水的阴茎在强光照射下闪闪发亮,阴茎顶端的龟头,涨得紫红,撑得如同一把小雨伞。

  屋子里的男女就这么赤裸裸的强奸着方娜的眼球,白日宣淫,这么多人在一个屋子里行苟且之事。方娜的到来,不是没有人发现,但这并没有让他们停止正在进行中的动作,相反,对他们来说,旁边有一位准新人,心中还带着仓皇的少妇观看,这更让他们感到别样的刺激。

  一种近乎变态和掠夺的快感,撩动着他们的激情,让他们的动作更加狂野。方娜有些慌乱的转身,想要夺门离去,可身后不知什么时候,一个赤裸的的男人,拦住了她的去路,方娜惊惶抬头,意外发觉,竟然是刘局长。

  此时刘局长健硕的阴茎被他自己的手里弄得更粗更圆,窸窣套弄之声不绝于耳,刘局长一边套弄,一边朝方娜逼近,淫笑说道:「怎么刚来就准备走,来,进来,难道你不想知道你们家老方想知道的事情吗?」方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的屋子,等她反应过来,刘局长已经锁上门,牵着自己走到屋子中央,身处赤裸的中心,看着郑淑文与何盈丹站到自己身前,当着自己的面脱下身上的长裙,方娜看着有种像是自己正在裸露的感觉,羞愧的全身都在打颤。

  「来,坐这儿来!」

  刘局长似乎感觉到方娜的害怕,轻笑的牵着方娜坐到一张靠背椅上。但是坐下来的方娜依旧无法舒缓紧张的情绪,昨晚只是刘局长一人,今天却有这么多人,虽然知道他们的圈子是这样,可真身临其境,方娜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这时候,方娜突然发觉脱光衣服的郑淑文与何盈丹开始穿起一种古怪的皮裤,她惊诧的看到,皮裤裆部位置,竟然有一根男人阴茎模样的塑胶棒!还没等方娜会意过来,刘局长已经把她身上的衣衫全部褪去,何盈丹这时候跟着凑了过来,直接趴到方娜的方寸之间,用舌头舔舐着女人的阴部,郑淑文也走到她身侧,与刘局长一左一右,含住了方娜胸前颤颤巍巍的两颗乳头。

  房间的气氛让方娜开始有种不真实的荒唐感,身体上一阵阵涌起的刺激,就像是做梦一般,让她头脑发昏。

  「老婆,开始吧!」

  就在方娜晕乎乎的时候,刘局长突然说话了,方娜一惊朝何盈丹看去。何盈丹吃吃笑着,扶着腰跨皮裤上的假阴茎,对准方娜湿漉漉的阴道口就直插了下去,强烈的快感刺激得方娜倒抽一口冷气,刘局长这时候就蹲在方娜腿边,一边看着自己老婆插着方娜,一边用手抚摸着女人的乳房跟大腿,手指过处,女人的肌肤上浮起一层鸡皮疙瘩。

  刘局长似乎感觉到方娜的胆怯,嘿嘿笑着,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个眼罩,顺手就遮住女人的眼睛,彻底隔绝女人对外界的视觉。

  「不敢看,就好好享受吧!」

  刘局长的声音仿佛带着一种魔力,顿时让方娜安静了下来。

  但是看不到东西,更让方娜心里有种莫名的恐惧感,而且感觉到身边人的手在自己身上动作,那种时轻时重的抚摸和拧动,让方娜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木偶被人肆意摆弄。女人的身体慢慢变得敏感,被人用手指轻轻一个触碰,就能引起激烈的反应。方娜能够感觉到自己下面湿成一片,随着何盈丹的抽动,椅面上慢慢变得湿润,坐在上面黏黏糊糊,感觉分外不自在。忽然何盈丹抽出之后,没有再进入,下身感觉到莫名空虚的方娜,顿时有些手足无措,此刻她头一次生出,迫切希望有根东西塞满自己下身的感觉,可是同时心底强烈的羞耻感,又让她不敢大声把这话说出来。就在此时,刘局长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然后方娜感觉到自己的手上,一个热热的,坚硬如铁的肉棒落在自己手心。

  「来,自己放进去,享受一下自己把它送进去的感觉,慢慢的,轻轻地,宝贝儿,你会喜欢的!」无耻!居然让我用手送他的阴茎进自己的身体!可是,我下面真的好想要,方娜手里握着阴茎,想到自己亲手把一个男人的阴茎送进自己的阴道,那种更强烈的羞耻,让女人的心剧烈跳动,震得她脑袋都开始隐隐作痛。方娜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崩溃,可是最后女人还是按照刘局长说的,颤抖的用手把阴茎送了进去。接下来,方娜也开始放开了,她感觉到刘局长的阴茎似乎跟昨晚比起来要更硬一些,应该是自己主动把他的东西送进自己里面让他更加兴奋吧!

  刘局长也并没有一直抽插,而是插了一会儿之后,抽出阴茎,然后亲吻着方娜的脸,耳朵,乳头。接着又让方娜抓着他的阴茎,再一次要求她,让她自己把阴茎送进去,这个过程不断的重复,一直持续,戴着眼罩的方娜感觉似乎过了很长时间,而且刘局长似乎今天特别兴奋,一直也没有射精的意思,不停地插着自己。不过听着刘局长在身前兴奋的哼哼,方娜心里又有些侥幸,还好只是刘局长一个人,如果是跟自己刚进屋看到的,像宋词那样,被几个男人一起弄,估计自己是怎么都接受不了那种事的!

  但是方娜根本没想到的是,此时刘局长在他身边不假,可是他只是躺在地上,正享受着李丹妮和宋词两个娇俏的美女的嘴为自己全身的舔舐服务。而方娜则是坐在椅子上双腿大张,马台长此刻正蹲着马步,兴奋的在方娜身前飞快的挺动,方娜在这种挺动中不住的全身扭动,颤抖,发出一阵又一阵高昂的呻吟,而老俞跟林部长则站在马台长身后,排着队,等待着享受女人的方寸之地。

  屋子里所有的男人都在方娜身上走了一遭之后,女人的眼罩才被揭了下来,此时阳台上的霞光已经直接照进了屋子,时间都已经到了傍晚。方娜支起身子,看着自己的下身一阵发愣,女人双腿间此刻全是精液,阴道里,阴道外,凳子上流的到处都是,连小腿上也沾染了许多,一个男人怎么会射出那么多精液?刘局长的量怎么会有这么多?昨晚自己还跟他做过几次,他怎么会?方娜吃惊的看向屋内,这时候才发现,屋子里面除了自己之外,所有人都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沙发上,观看着墙上的液晶电视,怎么这时候又看上电视了?女人微微有些不解,忽然想到昨晚刘局长给自己看的视频,心中猛然一颤,难道刚刚?方娜竭力坐起身,朝液晶屏看了过去,等看清楚屏幕里面的画面,吃惊的小嘴大张,满脸不敢置信。

  就在液晶电视此刻正播放着马台长在自己身体内挺动的画面,他的身后还站着赤身裸体的老俞和林部长,他们脸上都带着淫笑,边用手抚摸着他们高高翘起的阴茎边排着队。画面中马台长对着自己的阴道,狠狠捅了下去,随着剧烈的抽动,精液和淫液飞溅得到处都是,淫糜的画面看得方娜目眦欲裂,她知道画面里面的情景都是真的,但是她真的接受不了。电视画面里,不同的男人,换着班,排着队,一个接一个,接替着前面射完精液的人,然后继续接着操弄自己的样子,方娜简直无法形容此刻自己是什么心情。

  屏幕里的画面还在继续,高清的镜头直接抵达女人的腋下,然后整个乳房便呈特写状呈现出来。鲜红的乳晕配着光洁如牛奶般的皮肤,像盛开的鲜花娇艳动人。宋词,李丹妮,何盈丹和郑淑文此刻都在镜头另一边,吃吃笑着,像是观赏着一幕舞台剧,只是她们眼神中的讽刺,看起来是那么的明显。镜头中,马台长在疯狂挺动,他的身体和手都在颤抖,生怕自己的大肚腩碰到女人而让方娜察觉到,所以把身体朝后尽量仰着,像在玩杂耍一般,逗得镜头里的其他人一阵轻笑,而自己,还在茫然不自知的情况下,以为是在和刘局长做爱,美丽到极致的脸上充满着屈辱又诱惑的表情。方娜很想尖叫,想要发泄自己的情绪,想要冲上去跟眼前这群人拼命,她更想冲出去,找到方航,臭骂和厮打他一顿,但是这一切还没等她付诸行动,就被刘局长貌似是不经意的一句话给定在了原地。

  「回去告诉你们家老方,陆市长儿子的贷款,让他赶紧给放了,还有钱副市长老婆的那笔钱,赶紧办,否则他想的省行那个位置,就别做太大指望了!」方娜心里一惊,刚站起来的身子一下又坐了回去,心中恐惧着,他们想干什么?与此同时,结束仪式,回到自己房间收拾东西的田浩,忽然想起了妻子,随即拿起手机给白芸那边打了过去,可是手机里面彩铃响了好久,妻子那边却一直没有接通电话,都什么时候了,怎么不接电话?田浩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下午一点钟,这时候妻子应该没事啊!难道在午休没听到?田浩心里嘟囔着,一边继续拨过去,耐心等待着白芸接电话,几乎在田浩快准备放弃的时候,白芸终于接通了田浩的电话。

  ***    ***    ***    ***「喂,是老公……啊……」

  刚接通电话,田浩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就先传来白芸的声音,只是白芸还没说几个字,就被啊的一声打断了。

  「老婆你怎么了?」

  田浩疑惑着问道。

  「没……没什么……啊……」

  田浩的问话,似乎让白芸有些慌乱,而她说话断断续续的腔调,听起来似乎在压抑着什么,田浩心中隐隐猜到了什么,心底忍不住涌上来一股邪火,而那边白芸断断续续的话,又再一次传来。

  「刚刚…我…我,我正在…健身房…锻炼身体呢!你是不是…快…回来了吧?啊…轻点…」妻子在最后一瞬间终于露出马脚,田浩清清楚楚听到自己妻子呻吟着叫了一声,嗔怪着喊轻点,田浩可以肯定,那绝对不是在对自己说话。不是对自己说,那还能对谁?就只能是对老头子了!他们竟然这个时候还在做!等到田浩还想对手机里面说话,听筒那边竟然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她竟然就这么把我电话给挂了!田浩心中怒火简直难以抑制,刚想再拨过去问个究竟,房门突然被敲响。

  「死耗子,你在房间吗?」

  房门外,传来叶薇俏皮的腔调。如果在几分钟前,田浩还能心平气和的给叶薇开门,好好说话,可是刚刚受了刺激的,笃定妻子在跟老头做那事的田浩,心中被怒火充斥,搞我老婆,我就搞你情人,这个念头迅速在他脑海里生根发芽,随之便付诸行动。

  田浩大步走到门前,一把拉开门,把外面正笑颜如花的叶薇几乎扯着拉进屋子,然后很快锁上门。叶薇被田浩有些粗鲁的动作惊的轻叫一声,还没等她问发生了什么事,田浩便推搡着她,来到床前,一把将她身上还没换下的旗袍给扯了下来。

  「耗子,你弄疼我了!」

  叶薇看着因为大力撕扯而被勒红的皮肤,冲着田浩嗔怪的叫嚷,但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田浩更加粗鲁的动作给打断。男人直接「呲」的一声用力把叶薇的内裤撕开,当看到熟悉的粉红阴唇,因为紧张而快速收缩的阴道嫩肉,欲火一下子被点燃,没有任何前戏,田浩直接从裤子拉链口掏出已经直挺挺硬起来的阴茎,对着叶薇的阴道入口狠狠插了下去。

  「啊……疼……死耗子,你慢点,又不是不给你,疼……啊!」男人的坚挺让叶薇下面还没有任何分泌物滋润的阴道被撑得像要整个人被撕开一样,痛得她大声叫起来。可是已经被怒火蒙蔽理智的田浩,根本没有在意叶薇的反抗,一个劲的把阴茎继续往里面塞,男人粗大的阴茎终于抵到尽头,被干涩紧致的阴道壁包裹着,因为疼痛不停收缩的夹磨,让他舒爽的长吐一口气,然后总算是清醒了过来。

  不过当田浩看到身下潸然欲泣看着自己的女人,心中的怒火不减反增,想着此刻妻子在老头身下做着跟眼前女人一样的事,他就不顾叶薇的哀叫,开始猛烈的快速抽动。阴茎在干涩的阴道内硬生生的摩擦,让田浩自己都感觉到下体的剧烈疼痛,可是这种疼痛,却让男人有种变态般的刺激,田浩一把扯掉叶薇的胸罩,双手开始肆无忌惮的揉捏着她胸前的两团硕大。

  叶薇似乎是觉察到了什么,没有再哀叫,而是嘴里发出魅惑的呻吟,尽力迎合着男人的动作。随着过程的深入,女人的阴道开始有了分泌,终于让田浩的阴茎在阴道内不那么干涩,田浩此时也感觉到叶薇的阴道开始热起来,暖暖包裹着自己的坚硬,一股舒坦劲让他全身毛孔一下张开了。

  田浩深吸一口气,下身再一次猛然用力,这一回,完全润滑的阴道没有丝毫阻碍的容纳男人的坚挺,让他的男根一插到底。叶薇雪白的大腿使劲往两边分开,让男人的阴茎能够更加深入进到自己体内,她已经开始享受田浩的肉棒给她带来的快感,嘴里发出一阵阵娇滴滴的呻吟。男人感觉自己的精力前所未有的充沛,大开大合,连续不断的在叶薇身上挺动,每一次插入,都力求进到最深处,每一次抽出,都只留一点点龟头在里面,然后带出一股股白白的水,顺着叶薇的屁股沟,流在床单上,形成一大片水洼。

  田浩一直用这种高速的节奏运动着,没有丝毫感觉到疲惫,他的阴茎在叶薇阴道里来回抽插,每一下都把阴道内红嫩的肉给翻了出来,叶薇的兴致也被提了起来,开始不停地扭动腰肢,嘴里的声音也大了许多,身上大量的汗水使得她的皮肤被润泽得透亮。

  「啊……死耗子……再快一点!」

  叶薇叫出声来,双腿缠在田浩腰上,箍的紧紧的,「啊,就快来了,再快一点……用力……给我……」叶薇的声音让田浩的动作变得更加疯狂,伴随着田浩一次重重的插入,叶薇全身开始发出一阵筛糠似的痉挛,田浩这时候也能够感觉到,女人的阴道开始剧烈收缩,像是嘴在吸吮着自己的男根,田浩也异常兴奋起来,动作一下子快到巅峰。终于,疯狂冲刺的男人,感觉到身下一股兴奋难忍,身上滚雷般划过一道道过电似的酥麻,之后再也忍受不住,死死抵进女人阴道的最深处,大股大股的精液从马眼喷射而出,射进叶薇的腔道。

  好半天,田浩才从刺激的高潮余韵中清醒,感觉到下面已经开始发软的阴茎,随着叶薇下面腔道的剧烈收缩,被硬生生挤了出来,不由得低头向下看。叶薇那里,大量白色的,粘稠的精液合着淫水从彻底张开的阴道口倒流出来,顺着股沟淌到床上,洁白的床单已是狼藉一片。

  随着浴火的消退,田浩心中的无名火也随之烟消云散,紧接着内心升腾起一丝刚刚对叶薇太过粗鲁的歉意。田浩刚想对叶薇说出对不起三个字,女人的手却已然抚上他的嘴唇。叶薇吃力的用一只手撑起身子,眼神迷离的看着田浩,「跟我以后不许说对不起,我知道你心里苦,如果这样能够让你舒坦些,我怎么都愿意!」看着叶薇一脸坚定与痴恋的眼神,田浩心中涌上满满的感动。女人感受着田浩剧烈的心跳,软软的被田浩搂着,不停喘息,刚刚的剧烈运动,耗尽了她的所有体力。就在这时,田浩的门又被敲响,门外传来方娜弱弱的声音:「田秘书,您在屋里吗?」叶薇闻声一惊,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飞快躲进了洗手间,田浩也瞬间反应过来,三两把就穿戴整齐,朝门口喊了声:「来了。」门打开,田浩看到换成一身职业装的方娜,面容憔悴的低头站在自己门口,顿时明白了什么,笑着问道:「想好了?」方娜闻言身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但很快又坚定的抬头直视着田浩的眼睛,重重的点了头。方娜的回答,即在田浩的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本来他以为方娜会考虑到最后一刻,却没想到这么快就答应了自己,看着方娜局促不安的等着自己回话,田浩心中突然升起一个念头,不等方娜反应过来,田浩一把拽过女人,一路拉到地下车库,直接开车上了回市里的路。


  【完】